新濠天地娱乐官网

首页|书库排行
/ 繁体版
当前位置:雅文文学 » 穿越之教主难为 » 第八百三十六章 胡话
温馨提醒:“雅文文学”无弹窗,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
第八百三十六章 胡话

作者:扬秋
  凤公子对大哥的这两家亲戚颇关注,凤老庄主冷眼瞧了半晌,对侄子说,“不用理他们,他们就会自己作死了!”没必要浪费时间搭理这些人,凤庄主如今是他儿子,跟那些人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  当初凤庄主回去处理的时候,就趁机分宗,这些嘴上喊着他叔叔、叔祖的家伙,其实和他已是旁人,就算凤庄主认祖归宗,也同他们没有关系,再说他现在姓凤,他分宗是将他祖父母、父母叔伯和兄长们另成一族,虽然他们都已过世,不过凤老庄主和他说好了,日后次子可归宗,延续他亲爹一门的血脉。

  至于他生母娘家,他娘在世时,他们就不曾帮衬过,他家会出事,也是拜他们所赐,现在还想从他这里讨好处?当他傻呢!

  凤庄主夫妻两去给凤老庄主夫人、凤老公子夫妻上香,凤老庄主由凤公子扶着离开,把凤庄主那些欲言又止的亲戚晾在脑后。

  不过凤公子到底多了个心眼,命玄衣派人盯着他们,交待完,玄衣领命而去,凤公子转回头见凤老庄主似有不满,轻笑道,“侄儿知道您的意思,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,小心使得万年船。”

  “也罢!既如此,就交给你去办了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凤老庄主回到住处后,让凤公子把庄里送过来的信给他,凤公子知他真正想看的是什么,也不多言,径自从多宝格上取来一桃木匣,匣子里摆的全是关于凤乐悠儿子的信件。

  他二哥大概是闲得很,信里不止写那小家伙的事,还每封信都画了小家伙的画,像是长牙了,小家伙发烧哭个没完,还特爱咬人,虽会叫人了,不过他懒,就是不肯叫,得拿他想要的东西逗他才肯叫人,但还得看他心情,好呢!他就多叫几声,还赠送大大的笑容,并讨抱抱,心情不好呢!就算亲亲抱抱举高高,也不肯叫人。

  总之,是个超有个性的小孩。

  凤二公子信里偶略怅然的表示,有时,会在小家伙身上,看到了他娘的影子,记得凤乐悠幼时略傲娇的要人哄,她若心情好,就理你,心情不好,连甩都不甩人。

  偏偏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居多,凤公子对她的印象并不好,他们那个不是爹娘手里娇宠的宝贝,个个都是要人哄着的,爱发脾气要人捧着哄着的凤乐悠,是所有小伙伴都讨厌的对象。

  他以为大家都这么想,倒是没想到,他二哥竟然会从小家伙身上,看到凤乐悠的影子,这是好,还是不好?不过小家伙既然是凤乐悠的儿子,像她,似乎也是理所当然,只要把孩子教好,不让他像他娘那样,脑子不清楚就好。

  凤公子却不知,他二哥这信是写给他们大伯父看的,不是给他。

  凤老庄主就这么一个女儿,虽然浑,无知,好骗,是,她是做了很多错事,可,她到底是自己的亲骨肉,年纪轻轻就这么去了,他心里能痛快?现在手里有事要忙,但等事情忙完了呢?

  他对义子和两个侄儿有责任,要看着他们成家,但多的,就没有了!

  凤二公子觉得得让他心有挂念,还有谁比凤乐悠留下的孩子,更适合来牵绊住大伯父呢?没有。

  只是这孩子还太小,得有人帮着敲边鼓,才能让凤老庄主对这孩子的感情日复一日变深,终至牵挂不已,他们就只剩这么一个长辈了,凤二公子不想让他早早丢下他们,想让他活得长久一些。

  凤公子不知他二哥心中所想,只是觉得奇怪,他们跟凤乐悠的关系没那么好,他哥怎么可能从小侄子身上,看到他娘的影子。

  凤二公子这封信,确实是奏效了,凤老庄主心里存了几件事,他想着办好后,就跟弟弟夫妻谢罪去。

  至于妻子,他一时半会儿,真说不出来是希望与她再续前缘呢?还是从此别再相见?女儿嘛!他只希望来生,她别再来做自己的女儿了,太辛苦了!

  倒是没想到,二侄子存了这份心,看着外孙的画像,凤老庄主不禁回想女儿小时候,才发现女儿的童年,似乎都被他忽略过去了。

  彷佛前一天,还在丫丫学语的女儿,隔几天再见到时,她已会走会跑了,再来就又长大了些,会顶嘴了!会跟她娘发脾气!

  几乎是一天一个样,现在回想起来,才赫然发现,那不是一天一个样,中间间隔了数月、数年。

  凤老庄主记忆力超群,这事,凤公子兄弟、凤庄主都知道,凤二公子祭出小侄子的画像时,就知他会想起凤乐悠幼年的事。

  凤公子见大伯父看着二哥那封信出神,不禁要怀疑,他二哥到底在信里写了些什么?难道大伯父真因二哥说的,在小侄儿身上看到他娘影子这种一看就知是假话的话出神?

  要是黎浅浅晓得此事,就会告诉他,凤二公子写这些,是希望凤老庄主对凤乐悠的儿子起移情作用。

  凤公子伸手点了点桌子,抬起头对凤老庄主道,“大伯父,我去黎府看浅浅,您有没有话,要我转达给黎大教主的?”

  凤老庄主回过神,笑着朝他摆摆手,“他们不在黎府,在蓝府,你忘啦?”

  凤公子略郁闷的道,“没忘!”没忘才怪,看小侄儿那副表情,凤老庄主自然知道他是真忘了,厚道的没嘲笑他。

  凤公子从凤老庄主这里告辞离去,来到蓝府时,他还是满脸郁闷,黎浅浅知道他来了,看到他那张脸,好奇的问,“怎么了?是棠姐儿婚事不顺?”话声方落,脸已经沉下来。

  凤公子笑着安抚她,“没事,大哥护她护得紧,就连他生父族人和生母娘家人来,都没让他们烦到她跟前去。”

  这不是应该的吗?黎浅浅瞪他,等他接着往下说。

  凤公子笑着把事情交代了,就是说到最后,他脸上的笑意全到她脸上去了,凤公子看她笑得灿烂,心情更加郁闷了。

  还是浅浅善解人意,三言两语就把人开解了。“我在想,你哥大概跟你一样,也不太记得凤乐悠长什么样儿了,只不过是想借此让你大伯父心生牵挂罢了。”

  “你是说……”凤公子惊讶的看着黎浅浅,“我怎么没看出来?”

  “这阵子你和大哥忙坏了,那有心思想这些,你二哥离得远,看得反而清楚。”由此可知凤二公子怕是早就看出来了,所以才能早早在你大伯父身边安排人,一旦他们查觉你大伯父有异,就通知你二哥。“

  “也许吧!“凤公子还是有点不太爽,“他可以事先告诉我一声的。”

  “你二哥大概也不太确定吧!”黎浅浅看他还板着脸,索性不再说这事,问起其他的事情来,果然不提这事,他的脸色就好很多了,黎浅浅心说,果然,这小子还是孩子脾气,虽然父母双亡一事,让他受了打击,长大了许多,但在她面前,他还是忍不住暴露出原本的性情来。

  凤公子说起了今天一早敬茶认亲的事,嘲讽的说起凤庄主生父生母的不靠谱家人们,“我让玄衣派人盯着他们,我怕他们两家会串连起来。”

  “防人之心不可无,你做得很好。”黎浅浅看他的脸瞬间迸发出光彩,不禁失笑,然而还是得提醒他一声。“回去之后,就去跟你大哥说一声,毕竟那是他的亲人,得让他知道,你派人盯着他们,是为他好。”

  “我懂。”

  黎浅浅和凤公子这里如沐春风,谈得投契,却不知平亲王府内院风暴渐生,第一个遭受池鱼之殃的,就是小蒋氏。

  这事说起来真是乌龙,宋渺渺进王府之后,就被世子冷落,世子后院女人众多,世子亲娘失势,世子的位置也不知稳不稳,世子妃和世子感情不睦,世子风流,三天两头的就打外头给她们带新姐妹回来。

  宋姨娘生得绝美,羞人答答怯生生的娇模样,别说世子见了心疼,就是女人看了也会心生怜惜。

  然而越是这样的女人,世子的女人们防得越紧,谁都不想跟这样的女人争宠,因为肯定争不赢,没想到宋姨娘甫进门就没得宠过,世子回府就没进过她的房,这让不少人私下耻笑不已。

  宋渺渺暗恨,这男人逼迫她的家人,把她送上他的床,这男人得到她之后,就将她抛到脑后,把她圈在王府里,令她从此只能在平亲王府里老死。

  这让一心思嫁凤公子的她如何能忍,世子又空着她,她又是江湖中人,自小自由自在长大的,会武,虽不精,但这满王府的女人,还真没一个是她对手。

  世子既然让她不痛快,那么就别怪她让他也不痛快了!

  世子根本不知道,自己想并吞高家财产,才纳进门的宋渺渺是个狠角色,王府护卫们压根不知世子这位新姨娘的来历,当向来平静无波的内院,突然窜出个黑衣夜行人,可把当日值司的护卫给吓坏了!

  这谁啊?王府内院怎么会冒出这么一个人来?

  赶紧逮人啊!

  一阵鸡飞狗跳,把内院搅得风云变色,王侧妃脸都绿了,跟在平亲王身后,气得不住发抖,一行人来到黑衣人最后落脚的地方,抬头一瞧,竟是小蒋氏住的院子。

  平亲王正要喊人去开门,小蒋氏抱着孩子出来了,侍候的下人簇拥着她们母子,看到平亲王等人,小蒋氏哭得连话都说不清楚,“王爷,王爷,儿子,儿子……呜呜呜呜……”

  平亲王只得问旁边的人,这才晓得,原来那个黑衣人被府卫撵着,一路狂奔最后慌不择路,跑到小蒋氏的院子来,小蒋氏正哄儿子睡觉呢!突然跑个人进来,全身穿黑,连脸都抹成黑色,小蒋氏还在想,这人脸都黑的,旁人看不到他,这走夜路,岂不要跟人撞一块儿。

  才想着呢!人家咻地一剑抽出来抵着她的胸口,吓得她差点把怀里的儿子给扔出去,幸好及时想起来,怀里抱着的是儿子,不能扔,得顾好。

  就在那人要开口说话时,季瑶深留给她娘的丫鬟们超常发挥了,一个拿了桌上的茶壸就往人身上扔,另一个就拿茶盘打将过去,还有一个丫鬟拉了小蒋氏就往外跑,她们这一跑动,其他人也跟着跑,一群人逃到门上,守门的婆子不知究理还不想开门,被一个嬷嬷怒斥一声,才急忙要开门,可门栓锁着门,她一急手汗湿了手掌,这门就更打不开了。

  幸好听到了平亲王他们的动静,婆子总算冷静了些,把手在身上用力抹了抹,把手汗擦干,这才把门栓拉开。

  护卫们在平亲王示意下,冲进院子里,不过都没见到黑衣人,想来当小蒋氏她们逃往门口时,那黑衣人就从后头逃走了。

  王爷都亲临了,竟然还让人逃了!这还了得?护卫统领脸都白了,现在没时间究责,先把黑衣人逮回来再说。

  蓝棠出阁这天晚上,平亲王府闹腾了一晚上,季瑶深得了消息,连忙和丈夫一起回娘家探望亲娘和弟弟。

  小孩子其实不是被黑衣人吓着的,而是被大人的反应给吓到的,他不知发生什么事情,全看大人的反应来做反应,小蒋氏被吓得厉害,被她抱着,还差点被扔出去的季耀珏,自然也被吓得不轻。

  虽然第一时间就被灌了安神汤,不过还是没睡好,一整个晚上一惊一乍的,极不安稳。

  小蒋氏就惨了,就算待字闺中的少女时期,被人针对挑刺,乃至于后来狠心长孙氏下手,她都不曾因此病了,因为如此,才从不曾有人怀疑长孙氏是死于非命。

  这次不然,这回小蒋氏是真确感受到生命受到了威胁,所以安全之后,孩子一交到奶娘手里,她就昏倒了,然后发起高烧说了一堆令人听不懂的胡话。

  虽然让人听不懂,但近身侍候的丫鬟们还是感到害怕。

  季瑶深回来,丫鬟们一合计,便把这事说给她听,毕竟小蒋氏话里不时出现长孙氏三个字,而且结合她那些胡话,她们很怕,小蒋氏是不是曾对长孙姨娘出手过,听她那意思,似乎还得逞了!

  要知道小蒋氏在王府中,最合得来的,莫过于长孙姨娘了!要是因为她这些胡话,而令长孙姨娘对小蒋氏心生嫌隙,那小蒋氏往后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。

  。

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目录,按 ← 键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键 进入下一章。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