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濠天地娱乐官网

首页|书库排行
/ 繁体版
当前位置:雅文文学 » 老干部虐渣手册[快穿] » 157.错位人生(十四)
温馨提醒:“雅文文学”无弹窗,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
157.错位人生(十四)

作者:扶苏与柳叶
  此为防盗章  “也不可能被你当成傻子戏耍。”

  他将照片摔到了杜和泽眼前, 上头明晃晃印着男人和一个身形纤细的少年相携而行的背影, 那身影刺眼极了, 夏清然的眼底都被刺的通红一片, 像是有什么东西硬生生在心底被扯裂开了。

  可寇秋知道,这样的置气只是暂时的。

  之后, 夏清然还是会选择相信这个陪伴自己这么多年的竹马,还是会允许这个私生弟弟进家门,还是会被算计的体无完肤,还是会输,输得一塌涂地,从身娇肉贵的富家子弟,沦落到于街头伶仃逝去。

  寇秋又看了眼楼下的人, 掩上了窗帘。

  门口的保姆等了等, 又敲响了门:“少爷?”

  寇秋应了声,淡淡道:“不见。”

  他想了想, 忽然又打开门, 于房间里翻找了一通,并没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。于是他在ipad上搜索了一会儿, 最终点开了一个视频,交到保姆手里:“拿下去。”

  保姆一怔:“嗯?”

  “放给他看, ”寇秋说,“看完了就让他走。”

  ----------

  “他不见我?”

  被拦在夏家大门外的杜和泽诧异地挑了挑眉, 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, 又重新挂上了温存的笑, “他还在生气?”

  保姆蹙着眉,并不想和他多说,只冷淡道:“少爷已经明确说了,他不见您。”

  她对这个所谓的杜少爷并没有多少好声气。

  想也知道,杜和泽不过是杜家的一个旁支所出,实际上地位并不高。这么多年来之所以能混的风生水起,全靠着夏清然这个正儿八经的夏家大少爷为他搭桥铺路,打点人脉费尽心机。夏清然对人要是有十分好,那这十分就是真真正正全盘给了杜和泽,一手扶持的他青云直上。

  可杜和泽是怎么报答的?

  他反而反过来,帮着一些人推波助澜,要把夏家的私生子推回来上位。

  家里的保姆都是从小看着夏清然长大的,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孩子,铁石心肠也能处出几分感情,怎么可能不为夏清然抱不平?

  杜和泽心里也清楚,只是对几个佣人的想法并不怎么在意。他淡淡一笑,将怀里的花束交给保姆,眉眼深情:“帮我带给清然,告诉他,他总有一天,会懂得我是为了谁的。”

  保姆却拦住了他:“等等,少爷让我把这个给您看。”

  杜和泽心头一喜,还以为夏清然这是想明白了要服软,顿时站得更直了点,深情地看了楼上夏清然房间的窗口一眼,随即迫不及待伸手点开了视频。

  会是什么?表白?还是情歌?

  ipad里飘出一阵无比熟悉的旋律,雄浑有力,听的杜和泽一怔。

  “中国中央电视台,中国中央电视台!”

  杜和泽:“???”

  视频里两位无比眼熟的主持人挂着标准的八颗牙微笑:“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,今天节目的主要内容有: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解读,先进人物事迹介绍”

  杜和泽:“??????”

  他望了眼保姆,见对方并没露出什么奇怪的神色,只好又耐着性子继续看下去。直到两个主持人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里这一打词语介绍完了,他还没能从中间了解到什么特别的点,整个人的脸上都挂满了茫然。

  视频播放完了,杜和泽的表情像是见了鬼。

  到底是为什么要给他放《新闻联播》???

  保姆没有管这位从头到脚写着呆滞两字的不速之客,播放完之后就上了楼,只剩下杜和泽还在拼命琢磨着,想从那期《新闻联播》里得到夏清然所表达出来的暗号。

  “怎么样?”保姆上来时,寇秋问,“他有什么感悟吗?”

  保姆想想对方的脸色,连连摇头,“没有。”

  事实上,她也不是非常懂这是在干什么——但杜和泽总归不是什么好人,往坏了说就对了!

  寇秋叹了一口气,神色庄重了点。

  他对系统说,

  系统:【】

  这《新闻联播》居然是在测试渣男觉悟么?!!

  不知为何,它有点想给渣男点上整整一排蜡。

  它问,

  寇老干部说:

  他摸了摸下巴。

  他兴致勃勃,

  ——譬如说,把他培养成一个合格的五讲四美好青年,能直接戴着大红奖章上台受表彰的那种!

  寇秋两眼放光。

  系统:

  可以的。它怀疑这个宿主,小时候一定是穿特步长大的。

  这何止是不走寻常路,想和情敌相亲相爱做社会主义的共同建设者,这特么简直是要在屁股后头插个二蹦子——直接窜上天啊!

  -------

  寇秋打定了主意要把这个私生弟弟拐回正途,当天下午便去找了夏老爷子。夏父早亡,夏老爷子一手将他带大,感情非比寻常,瞧见宝贝孙子敲门进来,便把老花镜取下了,望着他。

  “爷爷,”寇秋在沙发上坐下,也不和他绕圈子,开门见山,“我想把弟弟接回来。”

  夏老爷子翻书的手顿了顿。

  他慢慢地摩挲着书页,问:“清然,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?”

  寇秋眉眼不动。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夏老爷子语气重了:“那是个私生子。”

  寇秋说:“我知道。”

  夏老爷子叹了口气。

  他重重地靠在椅背上,疲乏地拿指尖按着太阳穴,问:“你真知道,他回来,意味着什么?”

  在这之前,寇秋这具身体的原主夏清然一直是夏家这一代唯一的子孙,说是衔着金汤匙出生的一点也没有夸张。他一直上最好的学,受最高等的教育,握着最有权势的人脉,完全就是众星捧月的那个月。

  可若真是接一个私生子回来寇秋的地位,便会一下子大打折扣了。

  人心都是肉长的,比起一个不知道在外头经历了些什么的私生子,夏老爷子更看重这个由自己一手教导出来的孙子。他还不知道这个孙子已经完全换了个老干部的瓤子,问:“把他接回来,你打算怎么办?养废,还是干脆让他永远出不了头?”

  这也是这种世家中惯用的手段了,可是他的宝贝孙子坚定道:“不。”

  夏老爷子:“???”

  寇秋以一种满怀激情的眼神慷慨陈词:“我觉得,每一个青少年都是祖国的希望,都是不应该这样轻易被放弃的。正如前人所说,少年强则国强,少年独立则国独立,我们更应该照顾好祖国的花朵!”

  夏老爷子:“???”

  他沉默片刻,问孙子:“你生病了?”

  “不,”寇秋说,“我只是想通了。毕竟同为社会主义的接班人,我们要为之奋斗的都是同样的伟大事业,又何必彼此争斗呢?”

  “”

  不知道为什么,在这一刻,夏老爷子好像在自己这孙子身上看到了大放的红色光芒,简直亮瞎了他这个凡人的眼。

  满载光芒的寇秋冲他勾起一个意气昂扬的笑。

  夏老爷子并未立刻同意,在思索了好几天后,他到底还是答应了寇秋的请求。人丁兴旺对夏家而言,说到底并不是件坏事,只是他心里还是暗暗存了戒心,准备看这私生子到底如何表现。

  “但是他的人进来了,户口却不能跟着迁进来,”夏老爷子对寇秋说,“谁知道他那个母亲把他教成了什么样子——进来后,还是让他跟着他那个母亲那边的户口走。”

  这等于只是把夏新霁接进来暂住,却并没有将对方认回来的打算。夏老爷子在这方面留了心,表现的好,那自然可以扶持扶持;表现的不好,夏家能把他带上来,也能重新将他推下去。

  若不是那个女人也姓夏,夏老爷子甚至连名字也不准备让这个孙子改——他不想为了外面捡来的一些野猫野狗,影响自己培育了多年的夏清然的地位。

  说是偏心也好,说是眼界宽也罢。人都是有感情的动物,总会对和自己相处时间更长的人格外看重。

  而夏新霁,现在无论是从法律上,还是从情感上,都还不算是他的孙子。

  孰轻孰重,一目了然。

  两周后,在夏家的大宅里,寇秋第一次见到了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私生子弟弟夏新霁。

  他是被杜和泽的车带进来的。

  这天下的雨大极了,噼里啪啦向地上砸,门口站着的人多少都有些狼狈的味道,避着水汽一个劲儿往廊下站。寇秋站在门里,望着他如今的正牌男友杜和泽匆匆上前拉开了副驾驶的门,撑着伞,随即那车门里,不紧不慢探出了一只手——

  极苍白的手。可却像白玉雕出的一样纤细漂亮,腕骨细细窄窄,玲珑的很,仿佛轻轻一折便能将其从中折断。

  随即,夏新霁也慢慢从车中探出了身。

  寇秋顿时倒吸了口冷气,对系统道:

  是真好看。

  像是春日里头刚抽发的柳枝儿、嫩芽儿,透着点怯怯的、病态的美,简直能轻而易举把人心里头的那点火都勾起来。饶是寇秋这样党性坚定的老干部,也不禁心旌摇曳了下,随后喃喃道:“这就是来自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啊。”

  夏新霁也抬起头,隔着雨帘望着他。他的身影倒映在寇秋乌黑的瞳仁里,缩成小小的一团。

  寇秋握拳,

  系统:

  它实在不知道,该跟这位明显脑回路不太正常的宿主说些什么了。

  这声音是单调的,反反复复重复着同一频率。他身畔有什么人在焦急地走来走去,终于忍不住将手里的刀往地上一扔,厉声道:“他们的钱到底还给不给了?不给,不给我真撕票了!”

  寇秋察觉到,有刀锋似的目光从自己的身上慢慢掠过去了。

  周遭的声音一下子杂乱了起来,数只脚踏在地上,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。寇秋趁着乱悄悄把眼睛睁开,瞥了眼周围。

  黑而潮湿的废弃厂房,被捆住的手脚和堆得乱七八糟的纸箱。寇秋动了动手脚,隐隐感到自己背后还绑着一人,他微微侧过头,看到了那人露出的一小截皓白伶仃的手腕,在满是脏污的地上莹润的惊人。

  那淡青色的血管和纤细的脉络,都在直接地昭示着这人的身份。

  是夏新霁。

  “哥”夏新霁垂着头,似乎是疲惫极了,只用气音小声地说,“能听到我的话吗?”

  寇秋摸索着抓住他的手,低低地嗯了声。湿润而潮湿的地上,两人紧紧地靠着,他甚至能听到对方胸膛里传来的砰砰的跳动声。

  “他们,”夏新霁咳嗽着,“他们只会杀一个”

  他的手痉挛似的用力,使劲儿碰了碰寇秋的掌心。寇秋恍然觉得,自己仿佛是握住了一整块光滑的冰块,那样的温度让他整个人都是一哆嗦,寒意一直浸到了心里。

  “待会儿无论我说什么,都不要反驳——记住了!”

  寇秋还未来得及答应,便听见了靠近的脚步声,迅速又把眼睛闭上了。他默默在心里呼唤了声:

  系统的声音立刻出现了,不过是无精打采的,

  寇秋问。

  系统幽幽道:

  它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,自从遇上这个宿主后,整个剧情就像脱缰的野马一样一去不复返了——不仅夏清然这个好好的大少爷马上就要去考公务员了,甚至连原本的主角攻和主角受,也在被调-教成为共产主义接班人的道路上大步迈进——这和它刚开始预想的虐渣剧情完全不一样!

  它打起精神搜寻了半天,也没从原本的剧情中找到半点儿和这次绑架有联系的,只是在看到绑匪面容时,才精神猛地一振。

  它沉思了会儿,

  【】寇秋的心里猛地升起了点不大好的预感。

  片刻后,这不好的预感变为了现实——因为那个显然对他的家族恨得咬牙切齿的绑匪狞笑着走了进来,一把提起了身后夏新霁的领子,粗暴地上手将两个人质都打醒了。

  寇秋睁开眼,用一点余光瞥到夏新霁一下子通红起来的脸,心瞬间便高高提了起来。

  他的崽!

  “睁开眼睛看看,居然到了我这地方,”绑匪的刀锋慢腾腾划过被牢牢绑住的寇秋的脸颊,冰冷的让寇秋一寒颤,“生气不生气,夏家少爷?”

  “好好看看——”他狞笑着说,“说不定,这你看到的最后几眼了。”

  寇秋咽了口唾沫,试图和他讲道理:“同志,我们当今可是法治社会,这么玩可是不正确的。”

  警察叔叔会来把你抓走的!

  绑匪往地上唾了一口,声音更凶了。

  “什么讲道理?”他冷笑了声,“你要和我这刀讲讲道理?”

  话音未落,他手上猛地一用力,寇秋的脖子上便骤然出现了一道血痕——这力道大极了,痛意排山倒海而来,寇秋有一种可怕的直觉,这人,真的能直接将刀彻底捅到他脖子里。

  “我不会让你这么轻轻松松的死,”劫匪表情愈发狰狞,一点点沿着他骨头的痕迹下滑,“我会把你剥皮拆骨,一点点放进开水里给烫熟了”

  寇爸爸咽了口唾沫,绝望地对自家小系统说:

  系统说:

  寇秋难以置信,

  这跟我有半毛钱关系?

  系统说:

  寇秋沉默了。半晌才问:

  系统说:

  他恐怕会死的更快吧!

  寇秋死过一回。

  那真是痛极了,像是有刀子在五脏六腑之间慢吞吞地绞动,肝脏内壁被戳破时,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噗声——至今想来,那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噩梦。

  系统不负责任地建议:

  用爱

  感化他

  系统说,

  寇秋头更疼。

 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,他居然从小系统的话里头听出了幸灾乐祸。

  夏新霁始终沉默着,此时却骤然开了口,怯怯地发着抖:“我我不想死”

  他哀求地望着劫匪,像是一般孩子似的强行色厉内荏,掩饰着自己心中的恐慌,“我爷爷很有钱的,你要多少,他就会给你们多少!但你们不能伤我!”

  劫匪朝地上吐了口,嗤笑:“你?你能值多少钱?”

  夏新霁想也不想,张口便道:“我是夏家唯一的孙子!”

  劫匪噎了下,随即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,立刻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“你?”

  他笑的喘不过气,半天才平息下去,拿刀尖指指一旁的寇秋,“怎么——他是死的么?”

  “你留他也没用的,他,他”夏新霁咬了咬唇,下定了决心似的,“他不是夏家的孩子,只有我,我才是”

  “不然,夏家外头那么多私生子,那个夏老头为什么会单单接我回去!”

  他接下来低声说的什么,寇秋都已经听不清了。他震惊地望着夏新霁,一瞬间明白了小孩究竟是要做什么。

  这人,是对夏家怀着刻骨仇恨的。

  而夏新霁,现在是要用自己的命,来换他的命么?!

  劫匪们骚动了下,彼此交换了个眼神,都有些被说服。的确,夏老爷子是个多年的老狐狸,对唯一的孙子看重的跟什么似的——突然接一个私生子回去,这本就不合理。

  为首的劫匪扬了扬眉,笑的意味不明,“是么”

  他的眼底骤然升上一抹狠色。

  “那就带走!”

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目录,按 ← 键 返回上一章, 按 → 键 进入下一章。
推荐阅读